/

不只是獲取資訊──《如何閱讀一本書》

  • 書名:如何閱讀一本書(How to Read a Book)
  • 作者: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J. Adler)、查理‧范多倫(Charles Van Doren)
  • 譯者:郝明義、朱衣
  • 出版時間:2016 年 12 月(第三版)
  • ISBN:9789570530629

顧名思義,這是一本在談論「閱讀」的書。為了避免你誤會,作者一開頭就挑明了本書的目標讀者:

這本書是為那些想要把讀書的主要目的當作是增進理解能力的人而寫。

增進理解,怎麼說呢?根據我的「理解」,作者指的是能夠對接收到的資訊,產生屬於自己的見解

隨著當今訊息來源與訊息量的爆炸性增長,甚至許多經過篩選、整理、包裝過後的「知識」都垂手可得。而我們在持續接收資訊的同時,往往沒有將這些資訊加以吸收、反芻。少了「理解」的過程,你就只是把接收到的資訊直接裝進腦袋裡,而沒有產生自己的想法,甚至是誤把別人的想法當成了自己的想法。而這種美麗的誤會,會在我們真的需要這些知識時無法舉一反三,而難以應用。就像是我們以往在看數學定理的例子時,總以為自己已經懂了,直到考試時才終於曉得現實的殘酷(QQ)。

所以作者提出了「主動的閱讀」這個概念。當然啦,閱讀或多或少都有主動的成分,畢竟你總是得先有意願拿起書,並讀完其中部分或全部的內容。但隨著你閱讀的主動程度提高,你會試著抓出書中的重點、釐清作者行文背後的脈絡,以搞清楚作者到底想表達些什麼,進而有能力對作者的論點作出評價。在這個過程中,你不但(希望如此)讀懂了作者試著告訴你的一切,也能經由反思得到你自己的想法。你不僅獲取了書中的資訊,也將其轉化成了你的理解。你在閱讀上越是主動,從書中得到的理解就越多,得到收穫的也越多。

作者將兩種閱讀的目的區分開來,分別稱之為「為獲得資訊而閱讀」與「為增進理解而閱讀」。但我想這之間其實是有很多模糊空間的。就跟閱讀不會是「很主動」跟「很不主動」的二分法一樣,而實際是有相對程度高低的差別。你在讀報章雜誌的時候,獲得資訊的目的可能多一些;而在鑽研文獻資料的時候,則是增進理解的目的多一些。總而言之,本書的作者便是期望在你想要透過閱讀「增進理解」的意願多一些時,能夠幫上一點忙。

說了這麼多,若是要用簡短的一句話解釋的話,這本書的主題是:提出一組有系統的步驟與規則[1],指引你如何掌握書中陳述的主旨與脈絡,並進一步讓你形成自我的見解,以達到增進理解能力的目的。

本文(包含前面幾段)便是我將《閱讀》一書內容經過自己的話重新詮釋後寫成的摘要以及想法(但以項目列表條列出來的問題與規則仍是採用作者的原文)。礙於篇幅,這篇筆記無法──也不打算──整理作者提到的所有論點,而是僅將我主觀認為位於本書核心的閱讀策略與實踐方法記錄上來。

四個基本問題

所以該怎麼做到如作者所描述的這種「閱讀」呢?首先,你要先學會對書本提出問題。這裡作者提出了四個最主要的問題:

  1. 整體來說,這本書到底在談些什麼?
  2. 作者細部說了什麼,怎麼說的?
  3. 這本書說的有道理嗎?是全部有道理,還是部分有道理?
  4. 這本書跟我有什麼關係?

閱讀的過程,可以視為跟作者對談的一種方式。而要展開一場有效的對談,需要仔細傾聽、理解,以及清楚陳述自己的看法。遺憾的是,書的作者(大部分時候)其實是沒有機會可以反駁你的。因此,一本好書的作者,往往會圍繞著一個主題,盡可能清晰地在書中陳述自己的論點。而身為讀者的我們,則是要盡可能抓到作者字裡行間所要表達的前提、思考過程以及見解。我們才不致對作者有所誤解,而對書中提出的論點作出了錯誤的評價。

第一個問題,便是要你從巨觀的角度,找出貫穿全書的主題、描繪出整體的骨架與輪廓,並從中看到作者打算在其中回答什麼樣的問題;第二個問題,則是由微觀的角度,去檢驗作者是如何透過一個個經過精心組織的主旨,以提出這些問題的解答。能夠回答前兩個問題之後,或許你對這本書、以及作者背後的想法也有足夠的瞭解了,便能開始對其提出自己的看法。你要能夠一一拆解出作者提出的各個論點,判斷哪些能夠說服你、哪些則否,以及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最後一個問題,便是讓你反思這本書對你有什麼影響。可能你從未想過這本書提出的問題,它們重要嗎?值得你繼續思索嗎?也許這是本指導你「應當做什麼」的書,你會真的身體力行去實踐它嗎?又或者,書中提出的論點,能讓你因此對事物有著與以往不同角度的看法嗎?一旦你能清楚、具體地回答這些問題,這本書也真正令你改變,而有所啟發了。

閱讀的層次

在陳述具體的閱讀方法時,作者首先將閱讀分成了四個層次:

  1. 基礎閱讀(elementary reading)
  2. 檢視閱讀(inspectional reading)
  3. 分析閱讀(analytical reading)
  4. 主題閱讀(syntopical reading)

稱為「層次」是因為它們具有向下包含的關係:較高的閱讀層次會包含較低的閱讀層次。如果要我來說的話,我會把它們稱作四個向下包含的工具箱。其中的工具,自然是我們的閱讀能力、技巧、與策略。

基礎閱讀

第一個層次「基礎閱讀」,就是最基本的閱讀能力。包括了基本的認知與識字能力、能夠理解一個句子表層的意義、透過前後文學習一個新詞彙、進而能夠消化、比較文字背後的論點。這一層次的閱讀技巧基本上都能在初等教育學到,你也就此擺脫了文盲的狀態。但我們在閱讀外文、或是古文的書本或文章時,往往也需要重新開始培養這個層次的閱讀能力。

作者認為,學校教育大體上只強調這個階段的閱讀能力,而鮮少在高等教育中進一步提升學生閱讀的層次。許多人大體上也就只停留在這個層次的閱讀能力而已了。

檢視閱讀

而運用第二個層次的技巧──也就是「檢視閱讀」──的目的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對這本書有一個基本的認識。

有系統的略讀或粗讀

本書將檢視閱讀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有系統的略讀(skim)或粗讀(pre-read),作者的建議如下:

  1. 先看書名頁,然後如果有序就先看序。
  2. 研究目錄頁。
  3. 如果書中附有索引,也要檢閱一下。
  4. 讀一下出版者的介紹。

重點在於,你要留意散落在這些地方的蛛絲馬跡,因為一位作者通常會在這些地方藏有本書的寫作目的、脈絡與主題。話雖如此,但我覺得台灣的翻譯書名跟出版者介紹,往往為了行銷而被任意修改,失去了作者本來的用心。可以的話其實應該是要以原文的書名與介紹為準。

至於通常會跟作者序混在一起的推薦序或導讀,作者並不建議你在讀完一本書前就先去讀它。畢竟推薦序或導讀往往強調了導讀者重視的面向,容易讓你對書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而曲解了作者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2]

經過這些步驟,假如你還對這本書的內容有點興趣,你可以接著

  1. 開始挑幾個看來跟主題息息相關的篇章來看。
  2. 把書打開來,東翻翻西翻翻,唸個一、兩段,有時候連續讀幾頁,但不要太多。

這整個過程的好處是,你可以僅透過極短的時間,判斷這本書值不值得投入時間或金錢讓你繼續讀下去。在此同時,你也能對這本書有個最粗淺的認識。

粗淺的閱讀

第二種檢視閱讀是粗淺的閱讀。作者對此給了一個具體的規則:

頭一次面對一本難讀的書的時候,從頭到尾先讀一遍,碰到不懂的地方不要停下來查詢或思索。

為什麼呢?因為在你讀完後面的部分,對整本書有進一步理解時,或許就能夠解釋你在前面碰到的困難與疑惑。但假如你一碰到困難的地方就卡住,無法往後接著讀完一遍,你也許就無法知道整本書在講些什麼了。

一般我們所謂的「速讀」也是在「檢視閱讀」層次可以運用的技巧。然而,作者強調閱讀所需要的是能夠運用不同的閱讀速度。在已經充分理解的部分可以快速地掃過去,而一些重要、需要較多理解的部分則要稍微放慢一點。就如作者所說的:「閱讀一本書時,慢不該慢到不值得,快不該快到有損滿足與理解。」

分析閱讀

「分析閱讀」是本書花費最多篇幅(約莫全書的一半)解釋的一個層次。因為這個層次的閱讀技巧,是讓你真正開始理解一本書的最重要工具。而分析閱讀的主要目的,便是讓你咀嚼並消化一本書,以便能回答前述的那四個基本問題。

第一階段:找出一本書在談些什麼的規則

首先,我們的目標是回答前述的第一個基本問題:「整體來說,這本書到底在談些什麼?」作者對此列出了四條規則:

  1. 依照書的種類與主題來分類。
  2. 使用最簡短的文字說明整本書在談些什麼。
  3. 將主要部分案順序與關聯性列舉出來。將全書的大綱列舉出來,並將各個部份的大綱也列出來。
  4. 確定作者想要解決的問題。

第二階段:詮釋一本書內容的規則

接著我們要回答第二個基本問題「作者細部說了什麼,怎麼說的?」同樣的,作者也為此列了四條規則:

  1. 詮釋作者的關鍵字,與他達成共識。
  2. 由最重要的句子中,抓住作者的重要主旨。
  3. 知道作者的論述是什麼,從內容中找出相關的句子,再重新架構出來。
  4. 確定作者已經解決了哪些問題,還有哪些是沒解決的。再判斷哪些是作者知道他沒解決的問題。

這兩個階段分別以由上而下,以及由下而上的方向去貼近作者的想法。前面也說過了,要回答第一個問題,你必須能看到全書的主題與脈絡,找到作者想要解決的問題;要回答第二個問題,則是要看到作者如何為這個骨架填充血肉,也就是理解作者所使用的詞彙,以及為了持續推進脈絡所提出的陳述或論點。

而這種方式的理解過程,其實與我們一般寫作的過程相呼應:作者在寫書的時候,通常會先有一個架構、決定論述的脈絡後才開始寫作;而撰寫時,又是從定義詞彙開始,構築句子成為論述,並得以支撐全文背後的主旨,從而完成整本書的寫作。也就是說,藉著這種與寫作過程相呼應的作法,讓我們能更接近作者在文字背後所傳達的想法。

第三階段:像是溝通知識一樣的評論一本書的規則

最後,要回答的問題是:「這本書說得有道理嗎?是全部有道理,還是部分有道理?」規則如下:

  1. 除非你已經完成了大綱架構,也能詮釋這本書了,否則不要輕易批評。
    • 在你說出「我──讀懂了!」之前,不要說你同意、不同意或暫緩評論。
  2. 不要爭強好勝,非辯到底不可。
  3. 在說出評論之前,你要能證明自己區別得出真正的知識與個人觀點的不同。

首先,第一條規則要求在你全盤理解一本書之前,先不要任意評斷它。有可能作者話都還沒說完,就被你沒耐心地反駁。也許作者稍候才會解釋、可能你誤解了意思、抑或是錯過了一些重點。無論如何,作者都無法為此平反。當然我們是無從得知自己的理解到底有多貼近作者,但這條規則可以提醒我們,在妄下評斷之前,或許還能再多思考一些。

其次,你要理解作者提出的論點中,哪些是「知識」(具有理論基礎)、哪些則是作者的個人觀點或立場[3]。同時,對於不同意的部分,你也要提出相應的理論基礎,或是你與作者觀點的相異之處。你必須用質疑他人論點的標準,來檢驗你自己的論點。在反駁作者論點的過程中,你的目的並不是和作者分個高下,而是試圖從這個過程中思索出一個解答。這即是後兩條規則所要講的。

作者在此也提出了批評觀點的幾個方向:

  1. 證明作者的知識不足。
  2. 證明作者的知識錯誤。
  3. 證明作者不合邏輯。
  4. 證明作者的分析與理由是不完整的。

不過,除了純粹批判性的部分,我認為我們也可以對一本書有一些「喜歡」或「不喜歡」的主觀想法。譬如說:「我喜歡作者這種譬喻的方式」、或是「鋪陳方式很無趣」等等。作者對於這種「不客觀」的部分則較沒有著墨。

總而言之,經過上述三個階段之後,我們終於可以來回答最後一個基本問題,也就是「這本書跟我有什麼關係?」前面我已經提了幾個可能的問題,也許你已經能試著回答看看。而對作者而言,這個問題才真正區隔出了「接收訊息」與「理解」之間的差異。

主題閱讀

終於來到閱讀的最後一個階段:「主題閱讀」。相較於僅運用「分析閱讀」主要是為了完整地讀完一本書,「主題閱讀」的目的是圍繞著一個主題,閱讀並比較與之相關的兩本以上的書。以切身的經驗來說,大概就像是菸酒生活時,撰寫論文的過程吧(唔,我的頭......)。

通常,我們可能會先有一個比較模糊的主題,並設法據此找到一些相關的書籍。而在閱覽這些書籍的過程中,我們會慢慢對這個主題的定義或範圍有個比較清楚的認知。這時,「檢視閱讀」便能幫助你從茫茫書海中快速篩選出你所需要的書籍,並逐步建構出你對這個主題的想像。

在完成這些準備工作之後,我們終於可以開始主題閱讀了。以下是作者提出的五個步驟:

  1. 瀏覽前一階段被認定為與你的主題相關的書,找出書中最相關的章節。
  2. 根據主題創造中立的詞彙,帶領作者與你達成共識──無論作者是否實際用到這些詞彙,所有或至少大部分作者都可以用你創造的中立詞彙來詮釋。
  3. 建立一個中立的主旨,列出一連串問題──無論作者是否明白談過這些問題,所有或至少大部分作者都要能解讀為針對這些問題提供了他們的回答。
  4. 界定主要和次要議題。將作者針對各個問題的不同意見整理陳列在各個議題之旁。你要記住,各個作者之間或之中,不見得一定存在著某個議題。有時候,你需要針對一些不是作者主要關心範圍的事情,解讀他的觀點,才能建構出這種議題。
  5. 分析這些討論。把問題和議題按順序排列,以求凸顯主題。比較有共通性的議題要放在比較沒有共通性的議題之前。各個議題之間的關係也要清楚地界定出來。

與想像不同的是,上述的第一個步驟中,並非是要採用「分析閱讀」的技巧來完整閱讀每一本書,而是僅聚焦在相關的章節裡。畢竟不一定全書都與你的主題相關。[4]

除此之外,作者還特別強調了「客觀的必要性」:

簡單來說,主題閱讀就是要能面面俱到,而自己並不預設立場

不過關於這點,我實在很難同意。先略過就連作者也承認「一般人根本沒法做到」不談,要求「不預設立場」或是「對不同的意見保持中立」可能根本找錯了方向。

即使沒有意識到,我們總是會有一套自己的價值觀,並且有自己看待事情的不同角度。當然我們要避免自己過於受到立場的影響,以致誤解、扭曲、或誇大了其它作者的論點。但當你分析了許多不同的論點,卻無法說出你「相信」什麼,進行主題閱讀的意義又是什麼呢?又或者,你能客觀地認為自己很客觀嗎?

我們也許可以要求讀者無論同意或不同意某種說法時,都盡可能提出相應的證據。與其要求「客觀」,我個人認為「能夠聽進任何正面與反對的意見,並能對自己的立場與觀點進行反省與調整」才是一個比較合理的目標。

結語

對我來說,本書最大的價值是將一套完整的閱讀策略以有系統的方式條列、並陳述出來。並且,其中的每一條原則與步驟,都有足夠清楚的理由與說明。但整體而言,我認為其中鮮有驚艷之處,因為作者提及的方法其實也會在不斷閱讀的過程中逐漸自行摸索出來。只不過,能如此鉅細靡遺地將之整理成冊,卻也並非易事。

此外,作者在陳述時往往也耗費大量篇幅,以試圖解釋這些方法的合理性,但其實略嫌囉唆且枯燥。尤其是「分析閱讀」的後半,花費了全書四分之一,總共七個章節來陳述「閱讀不同讀物的方法」。當然針對不同類型的書,多多少少會需要調整前面提到的這些閱讀策略。但假設讀者並沒有讀過其中某些種類的書,這龐大的文字量也不大容易給我一個清晰的概念。我其實更希望作者能將它們全部濃縮進一個章節,讓人對「怎麼調整閱讀策略」有個基本的方向即可。

總歸來說,我會覺得作者並沒有好好考慮他的讀者是誰,而是一股腦兒地把想講的內容都塞給讀者。試想,若是讀者已有一定閱讀能力,似乎也不必如此大篇幅地詳盡解釋;而若是他的讀者尚無足夠的閱讀技巧,又如何能有效吸收作者給予的龐大資訊呢?

我原先期待的,或許是能從中獲得對內容進行批判與評價的技巧。本書雖有著墨(兩個章節),但並非是其關注的焦點。這也許是我當初選書的不慎。雖然感覺並沒有符合當初的期待,但本書整理的一切不失為一種詳盡的參考,多少還是有些收穫。對於有積極「閱讀」慾望,卻不得要領的讀者而言,或許仍是值得一讀吧。


  1. 作者在書中提到的與其說是規則(rule),我個人倒覺得比較接近於原則(principle)。後者的強制力較弱,比較接近於方向上的建議,而非要求你一定要遵守。但本文仍沿用作者的「規則」一詞。 ↩︎

  2. 我個人倒是認為,假如你是要認真讀通一本書,這點的影響應該也不大。就算你跳過不讀導讀或推薦序,老實說也很難免會被其它已有的經驗干擾。而盡可能不受這些干擾而扭曲作者的原意,本來就是以精讀為目的的讀者應做的工作。 ↩︎

  3. 說個題外話:我有時候也會在閱讀前後,考察得到作者的經歷與寫作的時空背景,通常能夠更具體地知道作者的觀點與立場。 ↩︎

  4. 作者的說法是:「就算是如此,也一定是少數。」但老實說我很懷疑......。 ↩︎